瑞士梅花表与Uli Kunz搭档合作的短文 Seascoper

瑞士梅花表与国际著名的海洋生物学家Uli Kunz合作推出Seascoper 600潜水表。在未来几周,瑞士梅花表将与Uli Kunz私密对谈,深入了解他的生活和工作。这些访谈将为您一一揭开海底科研探索者的神秘面纱。瑞士梅花表作为家族企业一向秉持社会责任感,藉此良机特邀专业研究潜水员Uli Kunz来与我们分享如何为未来世代保护海洋这个多样化而敏感的生态系统。

 

 

在第一个访谈中,“对水下世界的迷恋”是我们的对话焦点。现在就一起来听听是什么促使Uli Kunz致力于科普,一心激发人们对海洋奥秘的热情。 

什么动机让你眷恋于水?

对我来说,水是地球上最重要的生物圈。作为人类,我们的生存主要依赖空气和土地,但是如果我们想了解世界上最大的生物圈——海洋——以便更好地保护它,就必须大大拓宽我们对世界的观点。

为什么你对海洋世界如此着迷?

生命始于大海,水中。但是在人类进化和历史演变的过程中,我们的社会距离海洋越来越远,人们渐渐将大海视为一个充满敌意的地方。作为一名海洋生物学家和潜水员,我有幸能一再回到这个充满丰富生命形态的地方,海洋为表面上的对立面提供了一个完整而全面的风貌:生与死、变化与停滞、自私与合作、冷与热。

由于海洋辽阔,在水中可以自由地向任何方向移动,因此潜水时不会让人感觉自己是一个入侵者,而更像是这个多彩而疯狂的世界中很小但很笨拙且缺乏弹性的一部分。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不会让我心生恐惧。我每次下沉到水面下时,反倒是会为缤纷缭乱的水下生态惊叹不已!

对你而言,海底世界最大的秘密是什么?

每个海洋都是相互连接的,洋流从一个海洋流向另一个海洋,深海的冷水在某个时候变成热带海洋的暖水。海洋生物以相同的方式相互关联:牠们中的一些游得很远去寻找新的食物、伴侣或产下后代。有些海洋动物比方像世界上最大的鱼类鲸鲨在旅途中消失,又突然出现在完全不同的地方。牠们在此期间都做了些什么、在哪里度过以及如何在海洋中找到路仍然是个谜团。这些至今无解的神秘真是令人兴奋又奇妙!

在水下世界中,你是否有尚未发现但非常想发现的秘密?

当然!成千上万!科学家认为,我们目前只发现了所有生物物种的一小部分。在海洋的深处和人迹罕至的海洋地区,有人类从未见过的生命形态。牠们的行为方式是我们所不知道的,然而,牠们仍然在整个生态系统中发挥著作用。如果我们想更好地保护海洋并更好地了解人类在这个世界中的角色,我们就必须认识这些未知生物所扮演的角色。总之,还有很多事在等着我们着手进行!

在第二篇访谈中,深海潜水员Uli Kunz回答了瑞士梅花表有关“专业潜水以及成功所需具备的条件”的问题:

要成为一个成功的,同时又是“可长久持续的”潜水员,需要具备什么技能和热情?

说到潜水,“成功”可能不是个合适的词。我认为更好的表达方式是如何成为一个安全快乐的潜水员:如果你不高估自己,总是反复确认自身能力,并且对每次潜水都充满尊重,那么就有可能达成。只有当你在这个生物圈中感到舒适,才可能在水下真正开心。比方说,我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快乐的跳伞运动员或登山探险家,因为我在高空中或高山里无法像在水下一样自信。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将自己置身于这种状态来发现这一点。

潜水通常被认为是一项需要大量设备的运动,一种仅适合硬汉或想成为硬汉的人的运动。深海潜水或在山洞潜水时的确需要很多设备,但是切记,在所有设备之外,人还是主因。你需要不断磨练自己的专业技能才能确保在多变的水下环境中安全地工作以及正确地使用装备。一旦你没有意识到并注意自己的身体状态,对周围发生的事情欠缺所需的谨慎,又缺乏预见能力,那么很容易就会陷入令人不快的情况,从而引发错误。这会大大地限制你身为一名潜水员的安全性和行动力。

潜水员面临的最困难挑战是什么?

潜水的心理方面常常被忽视。在热带珊瑚礁温暖清澈的海水中,不用穿氯丁橡胶潜水衣的潜水感觉非常轻松。但是在我的工作中,我经常不得不在寒冷而浑浊的水中潜水,得穿上厚重的干潜水衣、戴厚手套,又要背着沉重的氧气筒。对许多人来说,这不仅会引发身体压力,还会引发精神压力。每个潜水员都必须适应这些额外的压力,因此如果他们想在新的情况下感到舒适,那么就对先谨慎评估自己应对压力的能力,宁可低估以保安全。

你的潜水范围也包括海底洞穴,这与在开阔的海域潜水有何不同?

对训练有素的潜水者来说,盈满了水的洞穴是一个梦幻般的世界,并且可能是我们世界地图上最后的空白点之一。人类已经绘制了整个月球的表面图,但是对就位于我们脚下的洞穴却只认识十分细微的部分。从狭窄的泥饼状管道,到迷宫般分叉曲折的隧道,再到充满钟乳石和石笋的巨大洞穴,洞穴是地球上的神奇之地,只有敢进入的人才能一窥究竟。

这种集中式的魅力也解释了洞穴潜水与开阔海域潜水的区别:洞穴里没有直接到达水面的路线,通常只有一个出口可以回到日光下。一旦出现任何问题或事件都必须在地下的洞顶下解决。洞穴潜水还有一些乍看似乎极其危险和可怕的风险,所以即便受过良好训练的洞穴潜水员也要格外小心。为了确保在准备期和评估风险时我们能够预先解决在潜水时可能发生的问题,设备、团队技能以及对潜水的尊重就尤为重要。在洞穴中潜水时,我们使用至少两个完全自主的呼吸系统,混合正确的呼吸气体,并严格监控我们的气体消耗。潜水员之间的交流非常慎重,我们事先就花有很多时间一一讨论潜水细节。我甚至可以说,休假时在珊瑚礁间进行所谓的“趣味潜水”,犯错和发生事故的风险,要比在绵延数公里的水下洞穴里精心计划并配置了适当设备的潜水期间更大。

你是冒险家吗?

那要看别人怎么想。对我个人而言,我完全不认为自己是冒险家。我热爱户外活动,钟情在各色生物圈中经历一些奇妙的时刻,并努力为保护海洋做出贡献。

在我们与深海研究潜水员Uli Kunz对谈的最后一部分,他将告诉瑞士梅花表他的一些个人喜好:

你也对水下考古感兴趣吗?

我们的团队经常从事考古项目,因为其中一名潜水员也是水下考古学家。多亏了他,我们才能连续几年在墨西哥的洞穴中潜水,调查玛雅文化的遗存物以及中美洲最早定居者的史前遗骸。这些探险非常令人兴奋,因为这使我们对久远的时代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人们对于那个时代的认识仍然十分有限。

我在某处读到你偏爱冷水,其他人则更喜欢热带温度,你为什么喜欢寒冷的海域?

我是一个狂热的冷水潜水员,因为我认为寒冷海域的海底世界比热带海域更令人兴奋。当然,在暖水中潜水是件很棒的事,只需要一件薄薄的潜水衣,经常不用手套就能潜水,并且可以在水下待更长时间。但是,寒冷海域人迹罕至,更鲜为人知,因此遇到引人入胜的动植物时所得到的惊喜要大得多。以我从格陵兰岛潜水为例。如果冬天在冰下潜水,在水晶般清澈的水中,甚至可以看到距离我50米以外的环境!那里自然都是些不介意寒冷温度的生物,我周围有透明带着粉红色触手的水母,藻类中有五颜六色的鱼,石头上也有乱窜的鲜红色的虾。更不用说就在面前看到水下巨大冰山的奇妙经历了,这些冰山轻而易举就重达一万吨,却依然像块普通冰块一样漂浮在水面上。我可以在世界上任何地方潜水,热带地区的珊瑚礁只是海洋的一小部分。真正让我感兴趣的是各个生物圈之间的关联,无论是寒冷还是温暖的地方。不过对我而言冷水中的发现更令人感到兴奋……

你可以不潜水而生活吗?

无论发生什么,生活总是继续着。倘若有一段时间我无法在水下潜水,我仍然可以戴着通气管和面罩在水面上浮潜,想象在水底深处发生的奇妙事物

视频

1 - The Seascoper 600
1